當直白請教導演林正盛,為何願意花四年餘時間,為自閉症人士發聲拍攝紀錄片《地球迷航》,光這四年,應該能拍很多賺錢的作品了,為何放棄選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?日前導演林正盛與宣導大使黃子佼接受 LiTV 線上影視專訪,導演表示過程裡有很多快樂,「我不能運鏡,不能照我希望去擺鏡位,一切都是最真實的表達,打破那個框框,我重新找到拍電影創作的活力!」用簡單方式,認識自閉症人士並非精神障礙或憂鬱症,而是上帝忘了打開他們腦子裡的一個開關碼,讓他們學不會我們人際關係與互動,「希望透過我的影片讓大家知道,他們不是故意把自己關閉起來,不是故意要跟這個社會做對,是他們天生就不懂感情表達方式,我們要從這個基礎上去理解他們才可以共處,他們都很善良、都很直接!」

《地球迷航》主人翁設定為自閉症人士,也稱之為「星兒」的他們,拍攝過程裡,導演與其說落淚,不如說因急躁而表露心疼難過,「因為我們的孩子那麼無法認清現實,他們明明有那麼好的音樂天份,但他卻沒有辦法安定下來,一直想著遙遠的外太空,想著他的外星人世界,我有一點不安,不知道怎麼辦,怎麼辦這個孩子,那樣一種幫不了忙的無助感。」問到看《地球迷航》有無落淚,黃子佼則說:「我很意外沒有哭!我反而是很理性、然後很專注看完整個故事!後來我跟導演聊天,才發現這也是他的目的,他並沒有想要拍一個很煽情然後很多衝突,然後讓你看到許多黑暗面,他是想要藉由一個敘事手法,幾個家庭故事,讓我還有大家,能夠在社會上更理解自閉兒認識『星兒』。」聊到印象最深刻,黃子佼說:「例如星兒彈鋼琴這段,他可能在溝通上面有一點點狀況,沒有辦法表達想說的話,可是他卻可以在音樂裡面找到他的宇宙!還有就是星兒的媽媽是多辛苦的照顧,一定還有很多螢幕以外的事情,是大家沒辦法體會的!」

熱衷公益,黃子佼一路服務弱勢,過程中也發現不管自閉症人士、受虐兒童、獨居老人、視障人士,甚至人類與浪浪間無法語言,最大困難點都在「溝通」與「理解」,這部分,身為主持界佼佼者,黃子佼打趣說:「做為主持人,常常會要像個心理醫生,比如說這個來賓,看他氣色不太好,我今天就要順著他的毛摸,這個來賓看起來趾高氣昂,有點臭屁喔!那我就要殺殺他的銳氣,這是我的功課!面對每個對象,都要重新學習,譬如說這一兩年我有一個新的身分,叫『人夫』!人夫談戀愛的時候,雖然是同一個女人,但完全是截然不同的,談戀愛的時候就是大量的浪漫,開心約會然後各自回家,可是到一旦變成住在一起的夫妻,更多的是一些小細節,而且最慘的是,你上一秒的不快樂,你下一秒也不能轉身離開,一回頭, 她還在沙發上,她還在,你躲不掉的!所以自己的情緒控管非常之重要,我還是用同一種方式跟耿如交流,你自己要隨時切換,一下子很浪漫、一下子很理性,一下子很浪漫,一下子很感性,一下子稍微要嚴肅一點,可是下一秒?你就覺得太嚴肅了,又要趕快切回來!」

工作上,黃子佼也難得說出心得:「像我那天訪于子育故事講不完,導播一直在快一點,不要再講了!可是呢?有一些是新朋友出道才兩年,也沒什麼故事,那我就要多舉一點例子,有時候碰到韓星來台灣,也不知道黃子佼是誰,我就要用另一種方式去融化他,主持人真的不是人幹的!主持人就是在溝通,不斷的學習!」

導演林正盛最後也呼籲,若我們不願意接納,星兒就進不了我們的社會,發揮不了生命天份與優勢,「像現在上片自然是有壓力,可是我常常想我們的孩子會在乎嗎?如果他們不在乎,我何必在乎呢?我就努力,盡心盡力,到底票房有多少?那就是老天爺給我的,是社會大眾回饋的,我無法去強求。他們像一面鏡子,不要以為都是我們在了解他們,其實他們也是一面鏡的照到我們,重新看生命中的狀態。」

文字/照片:LiTV、齊石傳播 提供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