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今年 4 月發行全新 EP《生之前,死之後》之後,想破頭音樂創作團體並沒有太多喘息的時間,整天埋首於新專輯的創作與後製工作中,兩人笑說馬不停蹄的工作行程真的是想逼死自己。這次,為了讓引領期盼的聽眾能搶先聽到新作,特地打破專輯上架才將歌曲一同曝光的慣例,先釋出第一波單曲〈長大後才知道〉,跟長年在江湖上走跳的大人們聊聊「長大後才知道」的事。

「長大」,對於孩子來說,彷彿是一種特權。每當大人說出「長大後才可以做 _________ 」的時候,小孩總是會投以羨慕和不公平的眼光,期待著長大的那一天儘快到來。「長大」,對於成人來說,彷彿是一種災難。每當孩子說出「長大後就可以做 _________ 」的時候,大人總是會投以羨慕和「你/妳好傻、好天真」的眼光,懷念著長大前的時光卻不可得。

想破頭的作品中不乏對於嚴肅議題的探討,但為不落入說教的框架,總是用充滿創意的鋪陳方式來表述。這次特地運用人們在孩提時期與成人時期的對照差異,讓「長大」這個議題呈現相當諷刺又極度對比的畫面,並結合獨特的嘻哈精神,創造出與過往截然不同風格的作品。

當製作人 Van 提出要進行嘻哈曲風的嘗試時,Jan 除了露出傻眼的表情,還有著明顯的抗拒反應。雖然兩人合作多年,有著絕佳的默契,但 Jan 自認節奏感差,根本抓不到嘻哈的頻率和唱法。Jan 說錄音過程根本是種折磨,咬到舌頭且頻頻吃螺絲,到最後超想把自己掐死,自嘲像叨唸的阿婆或念經的師父。

Van 則認為 Jan 的詞對真實世界的描述很中肯,搭配想破頭獨有的嘻哈調性及趣味,就像在太苦的東西上加點甜味,能平衡兩者之間的味道。不但得以凸顯大人的心酸與無奈,也添加苦中作樂的調劑。就算此搭法讓女主唱陷入痛苦和煎熬的狀態,卻也映證了長大後進入大人世界的「不得不」。

然而,這樣的作品並不適合讓尚處於未成年階段的孩子聽,太早接觸到這樣的現實與殘酷,依然是一件令人太過哀傷與悲痛的事情。想破頭特地補充說明,如果生理年齡已經成年,但心理年齡依然還沒長大或不想長大者,也一樣會受到過於強烈的衝擊。

因此,點開聽歌之前,記得確認一下,自己的生理年齡與心智年齡是否皆已達成年標準?如果以上皆是,請好好享受〈長大後才知道〉的後座力吧~在這樣的嘻哈風格中,你/妳一定會聽著聽著就笑了,但笑著笑著就哭了。

文字/照片:街聲派歌 提供

發表迴響